您所处的位置: 首页 > 缤纷校园 > 教师园地 > 文艺掠影
立足岗位 笃实践行 教书育人
来源:培源小学  作者:钱彩琴  日期:2018-09-06 点击:

时光流逝,岁月如梭,三十六年的教学生涯,弹指一挥间。本人现已年过半百,回首从教风雨历程,饱含甜酸苦辣。记不清自己当语文教师和班主任的几十年中,有多少次早出晚归,有多少次因白天任务繁重,将一本一本教案,一摞一摞作文本带回家掌灯夜战;记不清当年片校管理工作中,有多少次风雨中,烈日下奔波忙碌,在片校之间传送通知,在地方干群中沟通事宜;当然也记不清自己有多少次身体欠佳,看完医生又立即走进课堂,甚至在教室内边吊水边上课……现以“立足岗位、笃实践行、教书育人”为题诠释教学点滴历程。

   

复式校中的锤炼与挑战

“铛铛”、“铛铛”这是八九十年代乡村复式校教师自己在敲打上课的钟声。钟声响过,随即一头扎进课堂中,四十分钟要同时进行两个年级两门主学科的教学,一天下来要如期完成四门主学科的教学任务。“铛铛铛”、“ 铛铛铛”这又是上课教师走出课堂自己在敲打下课的钟声......连续作战一上午三堂课,顾不上擦去手上衣服上的粉笔灰开始自己做饭吃,此时奏响的是锅碗瓢盆的“咣当”声。就餐时,时常分不清自己是饿还是饱了......一天下来,陀螺式的运转让人身心疲惫,可作为一个女同志,当你跨进家门的一刻起,又得忘记一切劳累,重振精神料理家务,照顾孩子。这就是当年一个乡村复式校教师的生活工作的节奏和基本模式。“小钱,你们两位教师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超负荷地工作,真是可怜可怜真可怜,你们的工作精神真是恪实恪实真恪实啊!”这是当年市教研室王庆芳老校长充满关爱和鼓励的话语,至今还时常回响在耳边......

我是从958月调入复式村校西村小学的,并兼任学校与片校的负责人。当我第一次跨入西村小学大门,北面一幢破旧的校舍(当时已被评定为危房)映入眼帘,这对于一个最起码能在安全环境中只要能搞好本职工作的女同志来说,无疑是一种精神压力。从此,我一肩要挑好从未接触过的多年级多学科的复式教学,另一肩必须挑好学校的全面管理工作,当然包括安全这一头等大事。一次危房走廊上的砖瓦突然掉落,吓得在场师生直冒冷汗。由于旧房屋室内线路多年失修,一次办公室的烧开水时,插座冒烟,火星四射,臭气刺鼻,幸亏发现及时,抑制了险情。又有一天的午后时分,幼儿班的孩子正在梦乡中,突然张菊琴老师闻到一股股焦臭气味,原来幼儿班的校舍旁的橡胶废料堆着火了,火舌乱蹿,蘑菇状的浓烟在空中翻滚。情急之下,我立即联系村部,由当地干群用长竹梯,迅速将孩子一个个从二楼室内抱出,脱离危险。一次又一次的险情让人备受惊吓,坐立不安。最后学校的安全问题终于引起领导的重视,决定拆建校舍。为使这项工作得到落实,本人作为负责人责无旁贷,一方面向村、镇领导几次写申请,争取资金;另一方面召开家长会,动员集资。记得那年暑假里,不知有多少天顶着烈日,骑着自行车上下奔波,车胎磨破,双臂晒黑脱皮,饱受了劳累之苦,也饱尝了搞好社会群众关系的难言之味。每当自己觉得坚持不下时,眼前就浮现出曾经的一幕幕,心想必须这样干,也应该这样干,因为我在履行自己应尽的职责。功夫不负苦心人,历经9个多月的努力,最终完成了拆建任务。为此我放弃了大专自学考试,身体几次累垮,但换来的是解决了学校校舍安全问题的燃眉之急,值得!

校舍建设结束了,本人又很快接受了芳桥镇首次市复式教研活动,并展示了一次大队主题活动,取得了圆满成功,博得了听课老师和领导的一致好评。当时王庆芳校长紧紧地握着我的双手,十分激动地说:“小钱,成功!成功!”那天市教师进修校唐继贤、周楚成校长也来参加活动了,唐校长也非常感动地说:“像这样两位教师的复式校人单势薄,条件艰苦,要接受这种规模的活动是何等的困难呀,真是太不简单了!”活动过后,我本想喘息调整一下疲惫的身心,可我校又连续接受了市薄弱学校验收,现代化工程验收。一路走下来,我不知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不知多少次摸黑回家,尝尽了劳碌之苦,最后引发了右眼病毒性角膜炎,角膜瞳孔处留下了无法抹去、极易复发的斑翳,视力严重减退,成为了一生的遗憾。

在复式校的几年中,我还得兼管东南片的业务管理工作,北大、潜濠、王干、周桥几个学校零星分散,交通极不方便,但每两周一次的政治业务学习,每学期每校一次片教研活动几乎雷打不动。平时如要收集一样急需上交的资料或要传达一个通知,我就得滚动自行车跑遍每个学校,一个兜下来需要两三个小时,怎能不让人觉得累呢?但我经常鼓励自己:那么分散的复式校管理工作的确繁琐,是一份苦差事,可总要有这么一个人来承担,既然落到我的肩上,那就得克服困难,无条件地干下来,并尽力地干好!

多年的复式片校管理工作中,我吃苦在先,身体力行做好表率,与全片教师打成一片,教师群体凝聚力强,竞争意识强,各类竞赛活动成绩显著,教学质量不断提升。充满艰辛,充满挑战的复式校工作充分锤炼了自己,也提升了自我,让我变得更为坚强,更为执着,成为了当地干群心目中称职满意的乡村教师。

 

教学工作上的服从与尽职

在几十年的教学工作中,我总是以大局为重,始终服从领导安排,任劳任怨,踏踏实实完成教育教学工作。记得14年度的第二学期,学校让我由三年级数学调任四年级语文,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是经不起折腾的,但我考虑到学校实际困难,还是勇敢地答应了。很快半年过去了,15年度暑假期开学,由于学校师资紧缺,把原本分为三个班的四年级合并成两个班,让我继续任教一个班的语文,班内学生数量多,差生队伍庞大,程度又深。我明显感觉精力跟不上,但我还是硬着头皮支撑着。针对班内的学情特点我作了认真的分析与研究,寻求最真实、最有效的教学方法和策略,从最基础的字词、朗读教学抓起,以阅读,写作教学为突破口,分层分阶段分目标有序地扎扎实实地训练,有时一篇学生习作要指导、修改三到四遍才能放手。可以说在教学上我付出了双倍的时间和心力,最后本班学生的语文综合素养和能力得以明显的提高,我也问心无愧了。

16年度第一学期学校又安排我任教一年级数学,面对刚入学的孩子们,我还真是有点束手无策,教学上真有想象不到的困难,很快我从改变课堂教学语言做起,调整一些日常教学行为,尽力营造一个活跃和谐的课堂教学氛围。面对一年级的启蒙教学,我特别注重在知识传授的同时,进行良好的道德品质和行为习惯的养成教育,竭尽全力地教好书育好人,为每个孩子以后的全面发展打下扎实的基础。

“尽心尽职尽力”是我一贯的工作信条。今年上半年开学后连续几个星期在电脑上更改备课内容和格式,引起右眼病毒性角膜炎复发,一开始只觉得眼睛疼,怕光睁不开,随后很快有一种强烈的灼热刺痛感,短短几天内视力明显下降,看东西有层层叠影,白乎乎的,像隔了一层雾,严重影响了正常的生活和工作,就连步行走路都成了问题,批作业、上课就更不用说了,但我还是选择了一边强忍病痛看医生,一边照常工作。右眼不会看东西,那我就在镜片上封上餐巾纸,用一只眼睛批改学生的作业本;上课不会由着性子亮开嗓门讲,我就眯着眼放低音量。眼睛实在太难受了,我就转过身来对着黑板或低下头闭上几秒钟。就这样一天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地忍着熬着,并确保教学工作始终不受影响。说实在的,这种眼疾一旦复发,病程很长,如得不到充分的休息和调整,是难以恢复的,很有可能造成失明。从4月中旬到6月底学期结束,病情反复了好多次,也被医生责怪了很多回,说我到了这把年纪,还不懂得爱护自己,真是太傻了。终于到了暑假有了时间,我先后赶赴无锡、上海继续治疗。四、五个月下来,已记不清医生在我的眼睛上注射了多少针抗病毒的药水,仔细算算至少有五十多针吧!注射过后,眼睛、脸部、头部那种麻木酸痛感早已习以为常了,与病毒抗争的过程又一次磨炼了我的意志力,也提升了我的适应生活的能力和境界。新学期将至,前进的脚步又开始了,我将继续服从领导安排,扎扎实实地搞好本职工作。

三十六个教学春秋,我怀揣着一颗赤诚之心,恪尽职守,笃实践行教书育人的天职。回首留下的串串坚实的足迹,我深深感知,选择了教师这个职业,就是选择了甘于吃苦,肯干实干,全心付出。离退休还有两年,我将一如既往地坚守岗位,站好最后一班岗!

本篇文共有1页 当前为第1